li栗li

希望我能给你带来心动的感觉

© li栗li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雷安】《握手不和》(校园AU/栗总G文)

每一次看都会被萌的死去活来

萧辰:

“安迷修,黑笔来借一根。”


“没有。”


“鬼扯,我看到你笔袋里有了。”


“没有。”


安迷修立刻捞过笔袋拉上拉链,揣在怀里捂得严严实实,雷狮借笔不成恼羞成怒,伸手就要抢:


“快来借一根!别这么小气吧啦的,我化学公式都漏记好几个了!”


“你胡说你笔记本明明是空白的!”


“我没笔我怎么记?!”


“你不会用嘴啃啊?!”


“雷狮,”丹尼尔的米尺猛地往黑板上一敲,“这题你来回答一下。”


“……”


雷狮慢吞吞地站了起来,用眼神疯狂暗示安迷修,安迷修口型夸张地说,选C,选C。


“这题选C。”


雷狮铿锵有力、掷地有声地说出这个答案,他气定神闲,不疾不徐,优雅中带着自信,正要自动落座,丹尼尔面无表情地又是一尺子,拍得粉笔灰凌空飞溅:


“我问你这个化学方程式得出什么化学元素,和选C有什么关系?出去站。”


雷狮撇撇嘴,懒得争辩,长腿一迈就去门口站着了。


 


Title:《握手不和》


CP:雷狮X安迷修(《凹凸世界》)


Type:第三人称


Tips:架空/学园paro


Attention:傻白甜/祝 @li栗li 栗总大卖!!


 


全班同学都因为丹尼尔的低气压连大气都不敢喘,唯独安迷修幸灾乐祸地拍手大笑:


“哈哈哈哈活该!”


“安迷修,你很开心嘛?”丹尼尔“大发慈悲”,“你看雷狮一个人站外面挺寂寞的,你出去陪他吧。”


“……”


 


-


“你们上课在干嘛?”


下课后雷狮和安迷修灰溜溜地跟在丹尼尔身后进办公室受训,在丹尼尔面前雷狮不敢造次:


“借笔。”


“借个笔借了半节课?我观察你们很久了知不知道?”


“安迷修小气不借。”


“都是同学,要大度点。”


“听到没?”雷狮阴阳怪气地对安迷修说,“要大度点。”


“多大点事,别伤了和气,”丹尼尔开始当知心大哥了,“握手言和吧。”


于是两人不情不愿地把手伸出来,不约而同地停滞在半空中,犹豫半晌后雷狮一脸赴死的表情慷慨就义地握上安迷修的手,手指修长,骨节分明,和主人的脸一样好看。


“咔嚓。”


一声脆响之后,两人手腕上多了个明晃晃的玩意,定睛一看,居然是一副手铐!


“你们就这样促进一下感情吧,放学时我会帮你们开锁的。”


“不是我们这样——”安迷修情绪激动地举起被铐住的手,雷狮也迫不得已地跟着抬手,“这限制我的人身自由!”


“我相信你们互帮互助,可以从中领悟到人生的真谛。”


“可是——”


“回去吧,上课铃响了。”


 


-


“我觉得你他妈像个魔教中人。”


 “你能不能闭一会嘴?”


“不能,”安迷修气不打一处来,他本来记课堂笔记就抄到断手,现在还得拖着雷狮的左手一起活动,恨不得抄起菜刀一刀把这根猪蹄给剁了,“别扯,我字都写歪了!”


“你讲点理行不?”雷狮也不乐意,左手虽然不是惯用手但好歹也是手啊,被拖尸一样吊着,难受就两个字,“我手都要磨烂了。”


“憋着。”


上课还好,一到下课雷狮才领教到了什么叫真正的难受。


“我去装水。”


“憋着,”雷狮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趴在课桌上纹丝不动,“你是属抽水马桶的吗这么能喝水,我要睡觉,困死了。”


“装个水很快的,”安迷修拽着手铐把雷狮往外拉,“三十秒,我们快去快回。”


雷狮恨不得用别针把安迷修的嘴别上,被他这样叨逼叨下去他觉根本睡不成。于是两个人尴尬地手连着手一起去饮水机打水,惹来女生们或是惊讶或是艳羡的目光。好歹雷狮和安迷修都是凹凸高中校草级别的人物,自然比普通人多了几分关注度。


“天哪这是什么操作?”


“妈耶难道他们真的是那个?”


“难怪雷狮总是拒绝女生的表白!”


真的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!那些窃窃私语传入安迷修的耳朵,他欲哭无泪地看了眼雷狮,雷狮一副没睡醒而低气压的阴沉模样,不耐烦地催促:


“快点啊好了没,装个水都慢慢吞吞的,喝这么多水等下尿急想上厕所,老子劈死你。”


 


-


事实证明有些话不能说太绝,不然容易孽力回馈。


更何况上午四节课下午四节课,上完八节课这膀胱可以恢复出厂设置了。神奇的是每节课喝一杯水的安迷修没跑厕所,雷狮反倒憋不住了,他在第三节课下课时拉了一下手铐:


“我想上厕所。”


“你去啊。”


“你跟我一起去啊。”


“妈啊太恶心了吧,”安迷修泛起一阵恶寒,“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居然要和女生一样手拉手去上厕所?”


“可能有比这个更糟糕的。”


比两个大老爷们手拉手去上厕所更糟糕的就是——安迷修要亲密接触小雷狮。


“你丫的手别这么僵硬!”


“我怕碰到啊!”


“怕个屁啊,搞得好像你没有?”


安迷修只能用能活动的左手捂眼睛,雷狮懒得跟他打招呼,直接提着裤子往上拉,安迷修的手背无意间蹭过那玩意,吓得他神经质地一缩:


“啊——”


“鬼叫什么?”雷狮不悦地皱眉。


“你有没有点廉耻心?”安迷修质问道。


“你上不上厕所?”


“不上。”


“别,图方便,要上一起上了省得等下还得再跑一趟。”


“真不上。”


“那好,”雷狮冷哼,“放学你要是嚷嚷尿急我捏爆你的蛋。”


 


结果上完第四节课放学,安迷修来事儿了:


“我尿急。”


“你——”雷狮露出和善的微笑,“没事,我叫外卖。”


“帮我也叫一份。”


“你吃什么饭啊,厕所解决就好了。”


“滚。”


 


-


凹凸中学是半日制的,中午午休不能离开学校,学生只能在教室里休息。由于手被铐着很不舒服,两人只能尽量地凑近,枕在另一边的手臂上。


太近了,安迷修心想,他第一次发现,原来雷狮的眼睛颜色这么漂亮。


等、等等——安迷修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,雷狮正对他扬起一个不怀好意的笑。


 


-


下午最后节课是体育课,热身跑400米操场两圈,没办法,两人手铐在一起摆动不便,索性心照不宣地牵了手,风风火火地跑完两圈。做热身运动更惨,安迷修扩个胸,雷狮的手就“啪”地一声拍在他胸口,打得他差点没呕出一口老血。


跑操场和做热身运动全白搭,他们这样子也不可能打篮球,都不知道是带球跑还是带人跑。


“都怪你,”安迷修坐在长凳上看着在球场上挥洒青春和汗水的同学们,心中涌上一阵酸楚,“让你上课不认真听。”


“谁让你这么小气不借我笔。”


雷狮咬着汽水瓶口在噗噜噜地灌水。


“我借你的黑笔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根了,你什么时候还过?”


“十八根。”


“你好意思说?!”


安迷修扑上来就要掐雷狮,被雷狮挡开了:


“你真的这么讨厌我?”


“……”


雷狮和安迷修从高一年就开始一起坐同桌,两人打打闹闹每天鸡犬不宁,将这段孽缘一直延续到了高三。虽然信誓旦旦地说下次不再和对方坐了,但第二天又和没事人一样继续互相伤害。


雷狮喜欢恶作剧安迷修,趁他上课起来发言时把椅子抽掉,在他背后偷贴“我是傻子”的便签条,借东西不成就上手抢,趁安迷修午睡的时候在他脸上涂鸦……还真是特别讨厌。


“对。”安迷修咬牙切齿地说。


“那惨了,”雷狮焦躁地挠挠头,“我还想说我们装得关系好一点去和丹尼尔求情呢。”


“我靠你真聪明!”安迷修恨不得跳起来给雷狮一嘴么么哒,“走,谁心中还没一座奥斯卡了。”


 


-


“你们真的认识到自己错误了?”


“嗯嗯。”


两人点头如捣蒜。


“握个手。”


安迷修和雷狮立刻以革命战友的坚贞情谊般牢牢握住对方的手。


“抱一下。”


两人神情拥抱,恨不得将对方揉进身体里。


“亲一口。”


“啥?”


“没什么,”丹尼尔云淡风轻地挥挥手,“不错,你们很有思想觉悟,手铐的开关就在手铐上,你们摆弄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
“什么?!”


安迷修脸色惨白地举起手铐细细端详了一番,果然有个小扣环,他一拉,“嚓”一声手铐开启,雷狮也愣了,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副玩具手铐给耍得团团转。


脸色不善地两厢凝望半晌,雷狮叹了口气。


“安迷修。”


“干嘛。”


“臭傻子。”


“死白痴!”


“笨蛋。”


“你——”


“怎么又吵上了?”丹尼尔推了推金丝边眼镜,眼神锐利,“看来不给你们一点教训是不行了。”


说完咔嚓两下把安迷修和雷狮铐了起来,丹尼尔把钥匙勾在指尖晃了晃:


“这回我动真格了,在你们关系变好前,就先铐着吧。”


“再两节课就放学了!”


“你们可以商量一下回谁家。”


“洗澡呢?!”


“都是男的有什么好害羞的。”


“睡觉怎么办。”


“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两个男人一起睡觉不会导致一方怀孕。”


“啊——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.



评论(6)
热度(5642)